见仁见智 为军民融合破题

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是兴国之举、强军之策,是党中央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出发做出的重大决策。军民融合作为国家战略涵盖领域极为宽阔,面临的问题也极为复杂,对破解“改革深水区”共性问题、构建现代经济体系、加快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赢得国家战略优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军民融合到底融什么?怎么融?军工企业和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应该如何合作?“军转民”和“民参军”的路径和模式是什么?如何能做到双赢和多赢?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不断探讨和摸索。全国两会期间,来自航空界的代表委员们纷纷就军民融合战略发展建言献策。

扩大军民融合示范区,促军工企业与地方经济共同发展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科技委副主任、航空研究院副院长樊会涛和全国人大代表、航空工业光电所型号副总师羊毅都带来了关于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建议。由于两人所供职的单位都地处古都洛阳,因此他们都希望国家支持洛阳申建国家级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

“我的具体建议就是让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尽快落地,在这些示范区里,结合中国国情和中央要求,结合地域特点,大胆闯、大胆试,进而形成可复制可操作的模式和经验,然后在全国推广。”樊会涛说,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很多改革都经历了“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军民融合的道路该怎么走,同样可以采用这种模式。“如果还是循规蹈矩,军民融合一阵风就过去了。”近年来,军民融合方兴未艾,全国各省区市都从自身的实际出发,出台了区域军民融合发展的意见和规划,健全了相关的制度,在推动区域经济转型发展的同时,助推国防建设事业的发展。

“军工企业现在主要问题还是发展动力不足,企业活力不足。”樊会涛说,“军民融合是国企改革的一个契机。尽管目前国家任务可以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营,然而一旦完全市场竞争,军工企业的短板就显示出来了。我们应该尽早搞活体制机制,使自身更加具有市场竞争力。”樊会涛非常认可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吸收外来资本,可以促进军工企业的机制变革,激活企业活力。


羊毅对此也有同感,她认为,军工企业自成体系,所有制结构单一,缺乏市场意识、内升动力和发展活力。羊毅建议,加快军工企业、科研院所体制和运营模式改革,创造适合快速发展的新环境,促进国有企业更好融入驻地的经济社会建设。同时,军民融合、创新驱动给科研人员提供了更多机会。对此,樊会涛也很认同:“有了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科研人员的成果转化就有了渠道。让科研成果持有人不仅有成就感,还能见到收益,这是事物客观发展规律。”

把握产业规律,做好直升机军民融合大文章

“我认为的军民融合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军队为社会、为民用产品服务;二是民用产品尽量服务于军工产品、服务于国防。无论是哪一方面,都应该是把国家放在首位。”全国政协委员、科技委副主任、航空研究院副院长、航空工业直升机总设计师吴希明在接受采访时说,国家近年来国家对通用航空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升温,激发了地方政府和民营企业投入直升机产业的积极性。“由于各方诉求不同,一些地方出现了以发展直升机产业为名行圈地之实、或投入巨资只是和外国公司建其直升机的组装工厂的现象。这些产业乱象值得我们警惕,这将对我国直升机产业的良性发展构成威胁,对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冲击很大。”吴希明说,去年关于直升机产业有序发展的提案工信部已经关注到。今年他将对直升机产品发展现状及发展策略进行调研,研究当前直升机发展现状对国民经济建设造成的正负面影响,让各方都知道直升机是怎么回事,该怎样发展,帮助真正想做直升机产业的人做好这个产业。

直升机是我国军民融合的典型产品,航空工业已经建立了较为完整的研发、生产、配套、材料等体系,形成了“军民结合、一机多型、系列发展”的产品格局,也吸引了一些优秀民企参与军品科研、生产配套。但在吴希明看来,军民融合的形式和力度还有待创新和加强。民用直升机在国内还远远没有产业化,目前只是套用军机模式。吴希明希望他的这项研究不仅对地方政府、对民营企业,对国字号研制团队都能具有指导意义。吴希明深知持续性对直升机产业的重要性,他希望他的调研,对国家制定相应政策起到积极作用,促进直升机产业在军民融合战略中高质量、健康发展。

“老兵新人”初教6,探索军转民的新模式

军民融合不仅需要产业环境和政策支撑,更需要有管用好用可靠性高的优秀产品。2019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初教6获准进入民用航空市场。一架军用初级教练机进入国内民用航空市场,这不仅是我国通用航空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是军民融合的一个典型案例,对后续其他军机转民用提供了重要的借鉴意义。全国政协委员、航空工业洪都副总师崔彦勇介绍说:“初教6价格低廉,机场要求很低,起飞距离只需要200多米,随便找一块平地就能降落。安全性很好,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因为飞机的原因摔过,即使没有动力也能够滑翔飞回来。对于学习飞行的人来说,是一款特别好的飞机。”初教6飞机不仅在中国广泛应用,也为美国通航的发展作出了贡献,300多架初教6飞机用于飞行俱乐部的运动和娱乐飞行,为美国飞行员的培养和航空文化的传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如果老百姓都玩飞机,就像人人都能开车一样,那选拔飞行员就容易多了,就会有大量飞行员可招收。”崔彦勇说。昔日的初教6为国内外培养了大批的飞行员,未来它也必将在通航飞行员的培养上起到积极作用,并在培育全民航空意识方面发挥独特作用。按照军用和商用航空的发展需求,未来10年我国需要培养的军照和商照飞行员数量超过10万人。“只有先具备成规模的私照飞行员群体,才可能形成相当规模的通航消费能力。”崔彦勇说,“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的实施使得初教6整机能够由军用进入民用航空市场,我们也期待着以初教6为圆心辐射开来的通航产业链,在军民融合道路上将有更多的优异体现。”

军民融合要军企民企一视同仁

吕惊雷,全国人大代表、航空工业贵航总经理,这位三线企业领导谈到军民融合,最关心的是如何借助国家军民融合战略,让地处三线的企业能够借力发展。

三线军工企业为我国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发展曾经做出巨大贡献,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包括贵州航空工业在内的很多三线军工企业发展速度日趋缓慢。近两年的以航空工业贵飞为代表的航空企业却在军民融合中走出了一条独有的道路。很多民营企业通过“贵飞工业联合体”,实现了“民参军”,与军工企业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2018年,FTC-2000G多用途战机首飞成功,成为贵州军民融合标志性的产品。军民融合使得老牌军工企业找到了新的发展思路,但部分贵州航空制造业发展后劲不足、盈利状况不好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针对这种现象,吕惊雷建议,制造业军民融合应有所选择,做到军民企业优势互补,低技术含量的、且军工企业已经形成能力的项目建议不急于引进民营企业,要有一个缓冲期,避免重复投资与恶性竞争,同时要加紧推进军工企业的改制改革,提高竞争能力;而对于民营企业具有优势的、领先的电子、通信、生物医药、人工智能、新材料等技术,建议降低武器装备准入门坎,全力引入。吕惊雷还建议,军民融合中应对军企、民企一视同仁,建立有效机制,深入推进军地信息、人才、资源、设施、技术、服务等要素的双向流动、渗透兼容,注重增强融合发展的普惠性,始终坚持融合发展为了军民、依靠军民、成果由军民共享,实现共享共建共赢。


来源于中国航空新闻网

声明:

东风雨润集团所发布的内容和意见仅供参考,任何情况下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接收人应依据个人情况自行判断是否采用本订阅号所载内容,接收人因使用本订阅号所载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自行承担风险。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作者的辛勤原创!若在本公众号转发过程中涉及到版权问题,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及时处理。

东风雨润集团本部在北京、以“智库+服务+资本+实业”的平台模式面向粤港澳大湾区开展包括军民融合发展服务、智慧制造技术及相关科技服务、股权投融资金融服务、产业地产投资发展等业务。

旗下的广东省军民融合发展服务中心是广东省贯彻“军民融合发展”国家战略的公共服务平台,是受省委、省政府、省军区委托的广东省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融合发展“十三五”规划的编制单位;

全资子公司—广东智慧制造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我国首个完全公司化、市场化、民营化运作的智慧制造技术及相关科技服务平台,是省政府认定的首批“新型研发机构”之一;

全资子公司—广东东风雨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根植于中国资本市场,专注于为客户提供企业融资、财富管理等服务的金融机构。公司业务聚焦企业债权融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以及证券投资四大板块,致力于聚集优质资本,助力经济发展,并为客户带来财富稳健增长;

全资子公司—广东东风雨润置业有限公司是华侨城集团旗下华南华侨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合作伙伴,主要立足广东、面向粤港澳大湾区从事产业地产的投资发展业务。